「舞~秋~」
  紙片輕輕叫喚著。
  此時紙片和秋風正並肩坐在沙發上。秋風只是低著頭沉默不語,雙頰泛紅。
  「舞~秋~理我一下嘛~」紙片用肩膀輕輕撞了秋風一下。「……走開啦。」秋風右手捂著臉,伸出左手推開紙片。
  「我偏不走。」紙片用左手握住秋風伸過來推人的手,右手輕輕撫摸著秋風銀色的髮絲,「除非……」欲言又止。
  「除你個頭啦!」秋風把捂著臉的右手伸出去用力推開紙片,已經染上緋紅的臉突然用力的抬了起來,一臉傲嬌樣的瞪向紙片。
  「還不都是你害的!你給我閃遠一點!」秋風把雙手縮回,掩著面繼續低頭臉紅。
  「怎麼可以怪在我身上呢~」紙片揶揄著。「是因為你太可愛了嘛~」捏了捏秋風的臉頰。
  「走開走開走開走開走開走開走開阿阿阿--」秋風再次用力推開紙片,窩在沙發的角落。
  造成這樣場面的原因,就讓我們追朔到三小時前。
  
  秋風無力的被壓制在床上,紙片的嘴角掛上那抹腹黑的微笑。
  「哼呵呵--」似小孩般天真的笑聲,卻又帶著無數輕視及危險氣息。
  「你、你幹嘛……」全身被紙片壓制著的秋風強忍著害羞的淚水說著。
  紙片笑而不語,接著低下頭吻上秋風的嘴唇。
  「唔、不……」秋風掙扎著。
  「不可以說不要喔。這是規定--」紙片稍微離開了秋風的唇,用低啞的聲音說著。
  「走開……」秋風努力地想推開紙片,卻毫無用處。
  「哈。」紙片輕喘了一口氣,伸手拉開秋風紫色的長披風。
  「等、等一下……不……住手--」秋風終於忍不住淚水,不斷想移開紙片身過來的手臂。
  紙片笑了笑,用左手握住秋風的兩隻手腕,壓在了床頭。
  而右手,則繼續不安分地把秋風的衣服一點一點脫下。
  「唔阿、走開--」秋風大力的掙扎,眼淚止不住地滑落。

  「唔、啊、啊啊、哈啊……」秋風喘息著,異物進入敏感部位的痛楚讓他無法止住眼淚。
  「放鬆、沒那麼恐怖的。」紙片的安撫起不了作用。
  「不……啊啊--」秋風的聲音已經飆高的和女孩子差不多,痛苦著想掙脫紙片的壓制。
  紙片笑了笑,感覺到秋風差不多了。
  「要開始囉。」聲音沉穩地說著。「不……不要、啊啊啊--」
  等不了秋風反應,紙片已經開始動作。
  「唔啊、停、停下來,拜託你--停下、停下來……」秋風邊哭邊叫嚷著。
  紙片低下頭,再次吻上秋風的唇間。
  「唔唔、呼唔……」沒辦法以叫聲宣洩,讓秋風感到的疼痛像是瞬間增加了好幾倍。
  紙片終於放開了秋風的唇,秋風再次吟叫起來。
  哭聲和叫聲對於此時的紙片來說再美好不過,此刻的慾望逼迫著紙片把秋風完全佔有。
  「唔啊、不要、不要再、不行--啊啊--」秋風感到快喘不過氣來。
  疼痛,是一回事。最讓秋風感到痛苦的,是他漸漸喜歡上這種痛楚中帶有的特殊感覺。
  「不…要…」秋風用著最後的力氣叫著。「我跟你重複最後一次,」紙片的語調帶著有些沉重的喘息。「不、准、說、不、要。」
  秋風已經無力掙扎,此刻的他只能任人宰割。
  紙片望向屈服的秋風,驕傲地笑了笑。「乖--別怕呀。」故作溫柔的聲音。
  「呼、哈啊、啊啊……」秋風漸漸沉溺入其間,原本的不適感幾乎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股令他成癮的快感。
  動作仍然持續著,秋風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腦中只剩下紙片的容顏。
  紙片滿意地笑著,緊緊抱住秋風,享受著另一種快感。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劇烈的疼痛讓秋風消失的意識瞬間被召回,下身中那東西進出的速度越來越猛烈。
  秋風的下腹感到一陣陣熱流,他知道自己已經撐不下去了,顧不得紙片輕視的眼神,就這麼放棄了抵抗。
  濁白色液體順著皮膚流下,秋風羞恥的紅著臉躲避紙片的目光。
  過了一段時間,紙片也忍不住了。
  和紙片靠得如此相近的秋風感覺到紙片瞬間升高的體溫,不禁驚慌了起來。
  「你--!?」秋風大口的喘氣,好不容易吐出一個字,卻沒有力氣再講下去。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秋風在心裡吶喊著,眼淚不斷滑落。
  「舞秋--」紙片的聲音充滿著情慾的沙啞。「做好心理準備囉。」
  「不、不要在裡……」秋風全身顫抖,話又只能講一半。
  紙片已經聽不進秋風說的任何一個字。
  「不、啊啊--」秋風尖叫出聲。
  如岩漿般滾燙的液體流入體內,眼淚在一瞬間大量湧出,讓秋風眼前糊成一片。
  在紙片發洩的這一刻,秋風也釋放出他今日的第二次。
  紙片從秋風身上側滾下來,側躺在秋風左手邊緊緊抱著秋風。
  秋風只是一邊啜泣一邊快速的喘息著,全身上下都使不出力氣。
  紙片輕輕喘息,從側邊舔了舔秋風的鎖骨。
  「舞秋--」紙片輕輕呼喚著。「表現的還不錯呢。」
  秋風從啜泣轉為大哭,用盡最後力氣側過身來趴在紙片懷中哭著。
  側身的動作讓秋風後方流出不少紙片留下的液體。
  紙片輕輕撫摸著秋風的頭髮,呢喃著安慰的話語。
  
  秋風被紙片以公主抱帶進了浴室。
  秋風全身癱軟無力,完全無法動彈,只能讓紙片幫他簡單的清理清理。
  紙片很溫柔地幫秋風清理乾淨,稍微讓秋風略長的銀髮吹乾後,暫時先讓秋風穿上自己的衣服,再次用公主抱的方式把秋風放在客廳沙發上。
  至於為什麼是放沙發上--因為床上已經一片狼藉。
  此時的秋風已經沉沉睡著,細小的呼吸聲讓紙片露出欣慰的笑。
  拿了張小毯子讓秋風蓋上,紙片走進廚房,總該讓辛勞後醒來的秋風有點東西吃。
  找了許久,紙片只找到一個紅茶茶包,只好泡了杯冰紅茶稍微讓秋風能夠放鬆。
  當紙片回到客廳時,秋風也緩緩睜開疲憊的眼睛,卻沒有那個坐起身的腰力。
  紙片坐到秋風身旁,將他慢慢扶起。
  秋風低下頭,臉上紅得發燙。
  「你給我滾。」秋風捂著臉罵著。
  「別生氣啦--喝個紅茶休息一下嘛--」紙片將紅茶遞給秋風。
  秋風小口小口的喝著,還是不敢正視紙片。
  喝完紅茶後,兩人陷入沉默的尷尬之中。
  「哎呀--」紙片笑著打破沉默。「你不是也挺喜歡的嗎……哈哈……」越來越小聲。
  「才、才不是。」秋風碎念。
  「……明明就是。」紙片再次掛上那抹腹黑的笑。
  秋風沉默,露出一副不想裡紙片的樣子。

  「舞~秋~理我一下嘛~」紙片用肩膀輕輕撞了秋風一下。「……走開啦。」秋風右手捂著臉,伸出左手推開紙片。
  「我偏不走。」紙片用左手握住秋風伸過來推人的手,右手輕輕撫摸著秋風銀色的髮絲,「除非……」欲言又止。
  「除你個頭啦!」秋風把捂著臉的右手伸出去用力推開紙片,已經染上緋紅的臉突然用力的抬了起來,一臉傲嬌樣的瞪向紙片。
  「還不都是你害的!你給我閃遠一點!」秋風把雙手縮回,掩著面繼續低頭臉紅。
  「怎麼可以怪在我身上呢~」紙片揶揄著。「是因為你太可愛了嘛~」捏了捏秋風的臉頰。
  「走開走開走開走開走開走開走開阿阿阿--」秋風再次用力推開紙片,窩在沙發的角落。
  「發生都發生了,那要怎麼辦?」
  面對紙片的問題,秋風沉默。
  紙片輕笑,扶起秋風的頭,「唔…」吻上。
  「舞秋--」紙片輕念著。
  「……走開啦。」秋風紅著臉閃避。
  紙片笑著,抱住秋風。
  空杯透著兩人背後照來的陽光,寧靜的結束了冰紅茶的午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無有 的頭像
無有

無正有義

無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梓玥
  • 有沒有H我是沒差啦,只是我比較便愛風珀,如果大大知道風珀的話可以寫一篇風珀的文章嗎?不知道就算了
  • 風珀嘛...有機會,再看看吧(笑)

    無有 於 2016/04/07 20:26 回覆

  • 夜語
  • 超萌的~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紙秋的H文欸~超喜歡這對的~你寫的好好看(´∀`)♡
  • 謝謝(笑)

    無有 於 2016/08/12 22:24 回覆

  • 艾欣莉
  • 超好吃的啊!一看就愛上了!!
    期待大大更多的作品啊!
  • 謝謝支持。

    無有 於 2016/08/12 22:24 回覆

  • 喵~
  • 紙片跟舞秋風進展實在太快啦啦啦⋯
    雖然文筆不錯⋯
  • 訪客
  • 這……兩位進展太快辣!!!
    寫的不錯!加油~☆